八面洞

文以载道

9102年了我终于画白月光裴洛了!
人设来源于侠肝义胆沈剑心。

既然有纯阳别册那万花也不能少!
为了让情缘在和同门的比试(卖惨)中胜出,裴元掏出了花谷绝学,却惨遭嫌弃。

番外这么欢快真好,奶一口下一季洛咩安然无恙!

【求推荐好听的古风歌】

这几年我眼里的爆红男明星感觉是陈伟霆和朱一龙。

然后就很想剪他俩的角色拉郎配。

搜了下b站发现有人剪了

但是cp跟我反了呀

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花无谢×陵越略好吃吗?

我还想搞三世情缘(。)

所以我是独一份了

好的,今年年底之前一定剪出来!

然后求推荐可以剪的古风歌!

我的乐库也需要更新一下拉

随便一上线就发现怀英有新皮了?????
我我我我我我我我一定好好打游戏把怀英娶回家!!!!!!这个男人帅气的让人尖叫!!!!!!明黄色真好看!!!!(藏剑式嚎)

去年的愿望。
今年结果裴洛真的回魂了(。)

那么今年希望银帝马上出季播剧,虎兔出下一季,其他照旧。
只要活的长!

疑惑

张恒和阿西莫夫都是笔直的直男。
为啥一个写出了《无限恐怖》的郑吒&楚轩,一个写出了《银河帝国》系列的丹尼尔·奥利瓦&以利亚·贝莱
这种感情……
Emmmmm
只能说是神仙爱情了……
男人的友谊,深不可测。

发现自己堆了好多的脑洞啊……怎么都是大长篇,没有写的动力……
哼╯^╰,我还是去写小黄文爽爽吧。先把唐歌小黄文搞掉!校服play一定要好好搞!(开始兴奋)
至于抒情哲学部分……好不想写……等搞完再填上去吧ヾ(*・▽・)ツ
抛弃人物性格和中心思想写文真爽……完全不顾三观写太爽了……ooc也太快乐了吧!

当然。
不可能的。
还是会慢慢磨

看了好多鬼网三,自己也想写……亡者荣耀
ლ(`∀´ლ)来一次最好不要死亡绝对不能失败的100连胜吧!让我想想是固定游戏英雄好呢还是不固定英雄好呢……毕竟柔情蜜意地看着你的貂蝉和牛魔是两个概念(。)固定的话只有几个技能是不是有点枯燥呢?要不要和通关游戏一样来点奖励?竞技游戏见鬼真难(。)

我要写爆唐歌!!!龙门基佬组太好吃了!!!!
不过这次可能不是正经三观了……

一开始是想写失足琴爹(×)后来觉得,与其是被迫的接受一切,也许还有潜意识的主动打破呢……
那这就是一个关于失去和得到的故事啦
唐无寻小哥的话,感觉是个美艳的技术宅学霸呢(。)这可是制作了【什么枪来着】的男人啊,也许也骄傲自大,还会有点天真幼稚?感觉毒公子要对我开仇杀了……
杨饮风真的没看到太多他的资料的说……那就私设是一个看似醉心琴剑,无心仕途,从未离开千岛长歌的宅男好了,长得绝对不赖,不能说精致也是顶好看的!毕竟让人一见倾心(看了想艹) 啊……遵守礼教的人真好吃(???)至于为什么是看似呢我想想嗯……话说杨饮风怎么有点大家闺秀的感觉……我们叶二小姐是书生剧本吗哈哈哈

除了津津乐道的日醉戏码之外,还有大概三辆车车,把我的各种幻想玩一遍(:-D)校服脐橙镜像是不可或缺的节目啊!当然啦还有甜甜的车*:゚*。⋆ฺ(*´◡`)

当然,还有必不可少的哲学讨论话题【。】

嚎一嗓子,万花唐门会做小玩意儿这一点,真让人跃跃欲试啊,道具play提供商!!!毕竟五毒的宝宝有点怕,藏剑的金属制品对人体不太好吧……

决定把白狄也快乐地融进基三农药杂交文里!
是长歌白×唐门狄
话说我似乎是吃唐歌来着……彡( ̄_ ̄;)彡
大概是因为这个炮哥和琴哥的人设和门派人设不太一样
不过在二段剧情里还是唐歌啦哈哈哈哈哈
如果有机会写出来二段剧情的话……(。)

【丐藏】君从江北来

憋了四年的故事,由于忘掉了游戏剧情而至今仍然没有下文(?)
单纯放脑洞/大纲出来爽一把
有缘晋江见。

————
扬州分舵的丐帮初级弟子秦之桃,今天也在兢兢业业地洗碗。

洗碗的流程他很熟悉,无非是把那些油腻腻的盘子端过来,挨个放进水桶,泡一会后再洗再泡,直到瓷器被洗出了光泽,再十个一叠码好,等着别的伙计来收。

大酒楼本来是不允许丐帮弟子进来做事的,毕竟他们平日袒胸露乳、提拉着木屐——还有不穿鞋的——的作风实在和这秀美的装饰不符。可是掌柜又贪图武林中人劲大肯吃苦,丐帮也没有其他门派的非要面子不可的特色,就给他一个洗碗的活。没有休假,但包吃包住,条件是不许到前面来,免得被洁癖爱挑事的客人看见,又要损失几笔生意。

虽然看起来要忙的团团转,但除了饭点还是很闲。住的地方虽然小,也是个安全的容身之处,晚上还能瞥见扬州的灯火。秦之桃自己倒没有闯荡江湖做大侠的野心,也就愉快地在此安身立命,偶尔得了空出去行侠仗义,也大多是劫富济贫——劫持一下肥的流油的奸商贪官,济一下穷的刺青都要纹不起的自己。

更多的时候,在不知道会不会下一筐盘子要自己洗的时候,秦之桃就会蹲在打水的小溪边发呆。

小溪上游有一棵桃树,桃花纷纷落下,顺流而下时,他看见水里打旋儿的花瓣,就会想起君山,还有自己的家。前者一年一回,后者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去过了。

而今天,上游飘来的桃花里夹着一丝丝的血。

漂亮的桃花被血迹污染,连带着打水都成问题,这让秦之桃异常生气。他放下打水的瓦罐,抄起竹杖向上游走去,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污染了自己的好心情。

越向上走血腥味越浓,到了源头,秦之桃甚至捂住了鼻子。他胡乱拨开一人高的草丛,发现一抹气息奄奄的金色。

那是一个身受重伤的藏剑弟子。

也许是顺水漂流了太长时间,他的身上尽是被水熊石头刮蹭出的细长伤口。高扬的发辫也早就被割开,头发蓬乱,一半铺在水中,另一半绕在身上。他的腰腹和小臂处有一道极深的剑痕,皮肉全都向外翻开,最深处甚至露出森森白骨,十分可怖。

秦之桃自认不是个正经江湖人,也能从伤口看出这并非其他门派所伤,更像是……同门相残。

高喊着“君子如风”的藏剑山庄,还有下手如此之狠的同门相残事件,恐怕老庄主听到后会气到发抖。秦之桃心里想着,然而他只是盯着这受伤的藏剑看了一会,就无趣的走开,全然没有救人的高尚想法,甚至可惜没能看见一个活人慢慢死去的场面。

“师姐……为何如此……”

秦之桃猛的转头,重伤的藏剑弟子仍然昏迷不醒,刚才的呢喃似乎是无意识发出的。秦之桃走不动了,他围着此人转了两圈,最后叹了口气,一把将人横抱起来,沿着原路回去。

既然已经拖过去,那人就是一定要治的。秦之桃跳进自己的屋子,扒掉那人湿透的外衫,把人往床褥里一塞,就去告了假,找万花的大夫去了。

就当是自己想听八卦吧。

至于因为请假而被扣的工钱和治疗费……实在不行把他身上的金银玉石扒了卖掉,大概还能多得几个子儿。

…………

齐尘从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挣脱出来。

他睁开了眼,却动弹不得。全身上下像是被碾了一边,每一根神经都在因为疼痛而尖叫。他想出声,嗓子却不听使唤,到嘴的感谢之词被敲的七零八落,只有低哑的呻吟声传了出来。

“你醒了?”一张脸出现在齐尘正上方,一位丐帮弟子正打量着自己,“在下秦之桃。”

“齐……尘。”